【特传/褚冥漾中心】白袍考试风波

《白袍考试风波》

 

  我的高中生活非常精彩。

  

  经历了学园的鬼王大战,以及过了一年湖之镇底下封印的阴影事件,时间很快来到了我高二的学期末,也就是即将迎来高三的这个暑假。

  

  虽然说Atlantis学园是采取从幼儿园可一路直升到大学的学制,所以在高三这个时期,我根本不需要像原世界一般高三生苦恼到底该考哪一间大学,但我所在的这个异能学校位于守世界,生活周遭布满了各种日常所想象不到的危险,想要在这个世界好好地活着,还不如像原世界的高三生那样努力烦恼如何准备学测、指考来的轻松。

  

  不过身为Atlantis学园准高三生的我,早已经习于应付守世界这样带来的生存压力(感谢两年间学长、朋友、各方厉害前辈们的指导与训练),现在只要认清楚自己的实力,一步一步地朝自己可走的路前进就好,可以不用再依靠它人,扎扎实实的靠自身完成所有想做的事。

  

  例如像为了即将到来的暑假,我已经在着手进行白袍考试的准备。

  

  

  *

  

  

  「雅多,谢谢你的邀请,这几天要麻烦你了。」

  

  「嗯。」

  

  我们两个现在住在公会准备的考生宿舍里。

  

  雅多履行了之前跟我的承诺,用他白袍的袍级身份当保证人,推荐我去考白袍,而他自己也在认识的紫袍推荐下,瞒着伊多自己报考紫袍。

  

  对伊多的说法是要在我考白袍时当陪伴人,陪我做符术或实战的练习,实际上我们考试的时间是同一时段,雅多去紫袍考试会场,我去白袍考试会场,彼此各凭自己的努力来通过考试。

  

  本来伊多也打算跟,但被雷多以要在水之妖精圣地休养阻止:「反正漾漾早有那个实力,有雅多陪考就够啦。哥你给我好好休息等漾漾好成绩!」

  

  双胞胎的里应外合之下,瞒起来没有任何破绽,等雅多到时真的通过考试穿了紫袍回去,伊多应该会气疯吧。

  

  虽然知情的我也成了帮雅多考紫袍的帮凶。

  

  「可是你这样无法使用幻武兵器,紫袍的考试没有问题吗?」

  

  我会这样询问,是因为雅多要经由伊多许可才能使用幻武兵器,不然他的幻武兵器──水鸣平常是被伊多封印起来的。紫袍的考试肯定比白袍更上一层的难度,没有幻武的辅助,就如同赤手空拳一样。

  

  「没问题。」总是扳着脸的雅多,对我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微笑──十分有把握的那种。

  

  没错,雅多很强,以前我才一年级看他参加全学院竞技大会的时候,光使用爆符化成的长剑,就把紫袍的对手穿肠剖肚迅速秒杀,他认真起来的时候很恐布,但也非常强悍。

  

  「嗯,你这么说的话,那就一定会顺利。」

  

  我顺着雅多坚定的意志使用了言灵祝福,这是妖师与生俱来的能力之一。曾有人告诉我,只要信心坚定,我说出口的事情都会成真。

  

  雅多怔愣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道了一声「漾漾,谢谢。」然后抽起一迭符纸,开始我们两人考试前的练习。

  

  两人一起复习准备的时间,几天后就过去了。

  

  白袍的考试内容据雅多说明是这样的,公会会随机在考试当天围起一个地区作为指定考场,在里面散布各种的关卡,将考生传送至入口,目标是走到出口,时限十二小时,最后依定考生在各关卡上的表现进行评分。

  

  还有为了测试团队默契,会从现场的考生中抽出一位临时搭挡,需要二人互相合作来通过考试。毕竟白袍资格也要达到公会以后派任务二人一组的最基本要求。毕竟出任务最忌讳抛下同伴。

  

  想到抽签...唉,我又感到眼皮在跳了。

  

  「如果抽到的搭挡太没用,那就把他打昏然后拖到终点就好。」不,照雅多你说的这么做,我想团队默契的分数会被扣到负分吧。

  

  不知道当初学长是怎么通过考试的?照他以前当我代导所一起出的任务,连我这个刚踏入守世界的完全新手都可以全程陪完,而且还分到他的任务金(这就是所谓游戏里大只带小只,吸%打怪?),那这个考试不管他的临时搭挡是哪个人,应该都很顺利。

 

至少考白袍的不会是当初我那样的零经验值累赘。

  

  呃,为什么眼皮还是在跳。

  

  「漾漾,我先离开过去紫袍考场了,加油!」雅多拍了我肩让我回神。

  

  「嗯,雅多也加油喔!」挥手向雅多道别,雅多丢下一个传送符到另一个考场去了。

  

  望向大会报到处排队抽签的队伍已排成七列,各排都绵延将近二、三十公尺,没想到报名白袍考试的人数真多啊,很多人都是没见过的生面孔,应该是其他学院的学生吧?

  

  接下来是抽签决胜负的时间,总之希望我自己不要拖累抽到的搭挡就好!

  

  

  *

  

  

  排了几十分钟的队后终于轮到我,在我核对完考生身份后,工作人员递给我一颗号码球。

  

  『您是134号。』

  

  号码球在我手上念出了号码后立刻发出微光,然后我便感到有股力量在引导我,大概是会带我到另一位抽到的临时搭挡身边吧。看了附近,有些考生抽到号码后还待在原地等待,可能是他们的另一成对号码还没被抽出来。

  

  不知道我的搭挡是怎么样的人?

  

  「呀啊──!」

  

  我被那惊叫声吓一跳,那是个听起来很甜美的女声,顺着声音方向,我看到一个穿着某种民族风裤裙服饰,将橘色的头发绑成马尾,看起来还蛮可爱的女生抓着发光号码球在胸前,然后用另一只手颤抖的指着我。

  

  「为什么是你──!」她的尖叫让我觉得耳朵好痛,音质虽不错听,但是让人有一种烦躁感。

  

  引来许多人侧目,不过更多的人是只看了一眼就不理我们了,先找到自己考试的搭挡比去管其他人的闲事还来得重要。先不管她为什么尖叫好了,看来她就是我的临时搭挡,而且瞪向我的眼神明显带着浓烈敌意,我有种前途堪虞之感。

  

  总之我是来考试的啊!

  

  「Atlantis学园,高中部二年C班,褚冥漾。」

  

  虽然快升三年级了,不过还没开学前我的班别还是二年级,先用自我介绍打断她的发言,不管她想要讲什么都采取冷淡的态度,反正我只是来考试的,有什么深仇大恨全部等考完了以后再说,不过我考完了之后打算直接闪人,应该也不会给她说话和报仇的机会。

  

  她发了愣,然后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般杵在那里。很好,看来被我抓到对话主导权了,接下来连行动也乖乖照着我的话做吧

 

  

  「妳呢?」

  

  她眼神飘移向了别方,声音听起来有点颤抖和犹豫。喂,有必要这么怕我吗?

  

  「琪、琪娜‧佛格斯…… Atlantis国中部三年B班!」

  

  嗯……原来是同学院快升高一的学妹啊,我好像能猜到她讨厌我的原因了。

  

  毕竟妖师真面目的传闻,在我们学园里等同于公开的秘密。我也常常被他们找麻烦围堵。

  

  不过下一句话我才正要开口,却被她给抢先。

  

  「你这个为冰炎殿下带来不好影响的…的……的脑残!为什么可以来考白袍?」

  

  哇靠,我猜错了,这位是红眼杀人兔后援会的成员!还有为什么骂我的用词是「脑残」呀?明明我的妖师身份还比较多人骂耶。而且妳是学妹,这么没礼貌对比妳高年级的说话好吗?我要不要考白袍还得经过你们后援会的同意是哪招?

  

  我有种我要不要现在就放弃考试直接回家的念头,虽然有点对不起帮我推荐考白袍资格的雅多,但眼前这个小学妹好像完全不能沟通啊!我可不可以现在就回去等下次抽到好一点的搭挡人选再来考。

  

  「喂!脑残,你要去哪里?」发觉我转身要走,她很没礼貌的叫住了我。

  

  去没有妳的地方,我真想这么说。还有别再用那种称呼骂我了,求妳。

  

  「考场传送点,妳不考试了吗?」结果我还是心软了,说不定像雅多说的那样,把她打晕了直接拖到终点还比较不让我那么胃痛。

  

  「当然要考,你这个脑残不准扯后腿──!」她又再度尖叫。

  

  哇啊──我好想揍下去!可是她是女孩子又比我小,我这样打下去只会被其他人鄙视吧!要是我姊姊的话,早就把这小学妹扁到不敢再说话啦,是不是我人太好连小学妹都可以压到我头上?

  

  握紧了拳头又松,不行现在要忍耐,白袍的考试在眼前,要宰了她等考完后再说。虽然刚刚我好像想过一考完直接闪人,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是小人有仇必报,哼。

  

  她死命的跟在我后头,我们很快的到了考场传送阵处,传送点会把我们传到跟其他考生不同的入口,以免遇到的关卡打架,但出口都是同一个的样子,规则上是这么写的。

  

  『第134号组出发。』

  

  我们二个手上的号码球发出信号,启动了传送阵。

  

  刚好有一股想揍人的气无处发挥,等等我要把在关卡上遇到的怪物通通宰掉。

  

  

  *

  

  

  「水符,随着我的思想成为缚敌所用。」

  

  我手持的符纸瞬间在我的手中化为绳枪,目标是某只一直在逃跑很像老鼠的小家伙。牠轻巧地钻进了石墙的缝隙中,现在看来是要靠一点东西把牠赶出来才对。

  

  「火符,去!」我点燃了一枚蜡烛般的小火苗,往那缝隙里丢进去,希望能把牠吓出来。

  

  「脑残!你这样会不会烧伤牠?」她又紧张的开始尖叫,我是否该帮她取个绰号为尖叫少女?

  

  「不会。」下一秒我扣紧扳机,准确的往洞口射击,刚好那小家伙正要逃出来被一举正中目标。

  

  绳枪的顶端是超级黏鼠板的黏胶材质,把那只小家伙黏得稳稳的。我拉住绳子一端将挣扎的牠慢慢拖过来并抓住。

  

  万岁!终于补捉到了!

  

  这关的关卡是要补捉稀有的目标物,以不伤害目标物为前提。我们抽到的题目是滚滚貂,长得像原世界的老鼠,但毛是黄红色的。特性是喜欢往缝隙里头钻,躲在黑暗的空间中,突然遇到亮光会吓得不知所措。

  

  「算你还行。」她收敛了刚刚尖叫的语气,不屑的哼了一声。

  

  「我说,妳这样子没问题吗?」其实我从开始就一直很想对她说了。

  

  「什么问题?」她狐疑的望了我一眼。

  

  「每个关卡都会有计分,从进来开始二个小时六个关卡全都是我在处理,妳这样没有动作没问题吗?」

  

  从开始的清除障碍物、打魔兽、治疗妖精、响应元素、探测位置、补捉目标物,全都是我在过关,尖叫少女完全没有动作就只是在旁边看着我,偶尔放话呛呛我,真怀疑她到底还想不想考白袍。

  

  不过我却看到她脸一阵惨白又惊恐,然后又开始用尖叫般的声音对我怒吼:「脑残──!你怎么不早说!」

  

  靠,那个骂我的词汇请不要拉长音好吗?还有妳怎么叫来叫去喉咙都不会哑掉,莫非妳是想在喉咙哑掉以前先试图让我耳朵聋掉对吧?

  

  哼哼,没用的,为了对付妳那吵人的尖叫声,我早就用咒术偷偷的把妳声音传到我耳里的分贝调小了!

  「我以为妳知道。」我想我脸上现在露出的是很欠扁的微笑,我终于找到机会呛呛她了!

  

  不过我感到很奇怪,我高一进来的时候,知道袍级是很难考的资格,全班也只有莱恩率先考上了白袍(当然千冬岁跟喵喵那种特殊袍级不算),这位尖叫少女才国三而已,以这样的年纪来考袍级,我以为她的能力也到了某种程度,但从进来开始,她却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哇…靠,她哭了──!

  

  

  为什么会哭啦!我说的明明是事实,尖叫少女一路上只会在旁边旁观就算了,还一直骂我脑残烦得要命。

  

  我完全不认识她耶,红眼杀人兔的后援会成员很了不起吗?

  

  要知道你们以前向学长疯狂示爱时,不是被学长通通冻成冰柱,就是被烧成木炭,然后排队等着去医疗班复活。这种戏码以前我在学长身边时,老是在眼前上演,我其实还有点佩服后援会这种打不死小强般的毅力……

  

  不过学长自从为了救我死过一次,并且在学园消失了一年半时间后,我隐约也有感觉到这些后援会成员慢慢失去了活力,也变得容易焦躁又歇斯底里,大概是太久没有看到学长那俊美的面容,感到很寂寞吧。

  

  所以这位尖叫少女就把看不到学长的怒气,通通出在我身上……

  

  嗯,出在我身上好像是对的,因为学长消失的确是我害的。

  

  但我真的没空理会她的情绪,只想赶快完成这场考试。

  

  「我说妳呀,想要挽回的话,从下一个关卡开始不就好了吗?」我伸出了手。

  

  本来就不期望她会回握,只是想要让她明白考试时间不会等她哭完,我们马上就要走了。

  

  她又怔愣住了。

  

  像是一开始见面我打断她尖叫一样的表情。呵,看起来真呆。

  

  才不等她反应,我伸手拉住她的手腕,把滚滚貂塞进她的手中,然后拿起号码球对准。

  

  「134号组,交付任务!」

  

  号码球发出扫描的光芒,滚滚貂被扫到后就传送走了,然后光线便自动成为了下一道关卡的指标。

  

  

  *

  

  

  我们在前往下一个关卡的路上。我走在前面,背后被尖叫少女用火辣辣的眼神盯着,好像是我把上个关卡的任务让给她交付以后,她对我的怨恨变得更深了。奇怪,好心没好报耶!

  

  「你明明可以用言灵控制我,脑残。」

  

  哇哩勒,妳是有被害妄想症吗?现在是白袍考试妳是我的临时搭挡我没事把妳用言灵控制住干嘛?想要被人用言灵控制住这种要求我还真是第一次听到。

  

  「别忘了现在是在考场,我们俩个是临时搭挡,而且我从来不做用言灵控制人这种事。」鬼族则不在我说的人的范畴之内,如果遇到我会把他们通通用诅咒打爆。

  

  「哼,还想抵赖?明明就是你这个卑鄙小人使用言灵控制住冰炎殿下让他常常跟你在一起──!」她直接停下脚步开始对我尖叫。

  

  「我怎么可能对学长做那种事。」拜托,我都快笑出来了。我敢用言灵去控制那位火星红眼杀人兔?我没有先被他埋在土里就不错啦!况且他可是黑袍耶,怎么可能被人用言灵控制。

  

  嗯?我该感谢她终于把对我的脑残称呼换成卑鄙小人了吗?

  

  「别以为我不知道──!冰炎殿下虽然是你的代导学长,可是代导期明明就只有一个月,但时间过了后他却还是常常在你的身边,而且你不管提出什么要求,冰炎殿下都会答应,你说这不是被你控制是什么?」

  

  我的天,学长他的人际关系你们后援会都管定了是吗?

  

  而且还知道我常请学长帮忙做一些事情,你们是在哪里观察学长的一举一动呀!

  

  虽然过了代导期我还是常常受到学长的照顾没错,但好歹我也是住学长隔壁房间的邻居……呃,要是被后援会知道我还常去学长房间找他借浴室,那些后援会员应该会更加愤怒跑来杀了我吧。

  

  「起初我们还觉得奇怪,冰炎殿下怎么会对一个看起来白痴脑残又弱的人类那么好,后来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后我们都懂了──!你用了你种族特有的力量蛊惑控制了冰炎殿下──!」

  

  喂…不要再说了……

  

  她说出口的话已经要踩到我的禁忌了……

  

  「冰炎殿下会消失那么久的时间也一定是你搞的──!你到底把冰炎殿下藏到哪里去了──!」

  

  

  

  「『给我闭嘴!』」

 

─‧─‧─‧─‧─

 

  其实当我说出口时我马上就后悔了。

  

  我好像才刚跟她说过我不会用言灵控制人,但现在就破功给她看,在我说出那句「给我闭嘴。」的话以后,尖叫少女成为了我第一个以言灵控制住的对象。

  

  她现在完全无法开口,好像有试着想要说话,但陷入完全无法发出声音的恐慌里。

  

  现在该怎么办?白袍考试期间,我竟然在考场上把我的临时搭挡弄成哑巴了。这样评分项目会不会被严重扣分呀?我知道评审应该在某个地方监看我们考试的表现。希望评审现在刚好没有注意到我们这组到底在做什么。

  

  总之先试着对她做看看补救类的措施吧。

  

  

  「我说妳......」她只能用害怕的眼神看着我,现在全身都在发抖。

  

  现在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好像没什么用,她怎么可能会相信我这个妖师是无意又不小心才把她变成这种模样,我思考了一下这种情况该怎么解决。

  

  「如果妳还想能开口说话,就跟我一起好好的把这场白袍考试考完。」我说出近乎是威胁般的话,因为也是她白目在先严重影响我的心情,造成我不小心使用言灵这种结果。

  

  说不定考完试后就会自己恢复了吧,言灵的效力一般来说都只会有短暂的一段时间,我脑袋也只是强烈希望她不要再继续提学

 

长的事情而已,那会勾起我不好的回忆。

  

  她乖乖的点了点头,然后默默的跟着我走。

  

  我突然觉得安静的她还蛮可爱的,只要不要老是尖叫或是对我吼,她身为女孩子的条件都很不错。

  

  

  *

  

  

  接下来的关卡都只能是我去完成了,尖叫少女被我弄哑后没办法使用符咒或法术,连带幻武兵器也无法呼唤出来,我只好在每个关卡开始前先帮她设下保护的结界,让她躲在一旁看我过关。这一路上她安静的好可怜,真对不起是我害的。

  

  其实白袍的考试关卡比我预想的还简单,我发现很多关只要使用火符或爆符就可以轻松通过,连米纳斯都不需要呼唤出来,就这样顺利地过关斩将,连我都忍不住佩服自己。这让我回想起以前一年级在校舍,独自用米纳斯制服什么生化原虫的事情……

  

  原来雅多他们真的说的没错,我早就已经拥有白袍的实力,根本不需要太担心。

  

  应该关卡都过得差不多了吧?算了一下刚刚完成的是第十一关,考场限制的十二小时时间也才过不到一半,以最低基准平均一个关卡会分配一个小时时间来计算,下个关卡应该就是最后一关。不知道会是什么题目?

  

  引导的光线带引我们在一个充满石头的地方停下,我跟尖叫少女走向往前方稍微算是平地的地方。号码球的光芒慢慢消失,感觉到关卡快要开始,我赶紧像之前一样帮尖叫少女设下结界。

  

  「老头公,麻烦你了。」拍拍我的手环,他真是我最方便又最强力的保护结界,不用像其他人一样去记什么符咒阵法,只要用我的意识呼唤即可使用。

  

  尖叫少女双手在胸前抱着拳,用着不安的眼神看着我。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感觉附近的石头场景有某种熟悉感……欸,该不会这里是!?

  

  「与我签订契约之物,请让隐藏者见识你的追踪。」

  

  拿出米纳斯化成的掌心雷,我直觉性的往地上一枪下去,让空气中的水份帮我把目标物揪出来。我心里大概知道是什么东西了,以前学长有带着我消灭过牠们。

  

  轰隆隆地整个场地被震起,我等着米纳斯帮我拖出那堆黑色的生物。

  

  「呀啊啊啊啊啊啊────!!!!!!!!!!」凄厉的尖叫声从我背后传来,吵得我赶紧捂上耳朵。

  

  我转头看去,看到尖叫少女因为看见那些巨大黑色昆虫吓得几近崩溃,然后两眼一翻白,整个身体失去了站稳的力气。

  

  我冲过去扶住快要跟大地亲吻的她,没想到她会吓得昏过去,原来她会怕石虫吗?

  

  好正常!女孩子看到可怕东西会尖叫的正常反应!

  

  由于我身边都不是正常人,以前都只有我看到可怕东西会尖叫,然后下一秒就被学长巴头的份。现在听到尖叫声是从别人口里发出来实在太感动了,我无法言喻这种开心的感觉。

  

  所以现在我是扮演英雄救美角色里面的英雄啰?这么一想整个成就感就上来了,难怪以前学长那么喜欢带我去出任务,这种爽感实在无法比拟啊!

  

  我把她轻轻放躺在地上,再让老头公多下二层结界以防出什么意外,然后转身冲向那堆被米纳斯拖出来,已准备要攻过来的黑色大家伙们。

  

  「好了,游戏开始。」我勾起了笑容。

  

  如果是二年前的我,一定不会这样说。

  

  拿起米纳斯直接往最中间那只给牠一枪爆头,青绿色的腐蚀性溶液如我预想均匀喷散在牠周围的同伴身上,顺利同时解决掉四、五只。

  

  虽然我近身战很不行,但如果是远远的标靶,我现在都有九成以上的命中率。这是在一堆血泪般的实战中被训练出来的,也算是补足我自身的弱点。

  

  只要我愿意去相信自己的力量,我就可以做得更好。

  

  然后,变强。

  

  强到不会变成他人的累赘,可以自保,又可以辅助我那些强到堪比火星人程度的朋友们。

  我想跟他们一同进退,就像他们帮助过我的那样,让我以自己的能力也去帮助他们。

  

  我又连开好几枪,把几只还在痛苦扭动的石虫用会爆裂的子弹爆成不成虫样,会侵蚀的汁液再度波及牠会动的同类。

  

  我想还好尖叫少女昏倒了,不然她看到这种恶心的画面应该会更加崩溃。二年级有些实习课就经常看到这种血肉模糊的景像,我也是从不习惯开始,看到习惯麻木为止,虫子类的尸体比动物类的尸体还比较不恶一点。

  

  不知道还有几只?

  

  我望了附近一下,大概还有三只左右的石虫在射程范围之外。

  

  不过射程范围外对我哪成问题?

  

  「『米纳斯,击爆牠们!』」

  

  一定会中!

  

  砰─砰─砰─!三枪之后,子弹被我强力的言灵增强了威力,朝着那最后三只猎物射去。

  

  (『如果是你、你可以对付几只?』)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以前学长问我的那个问题。

  

  「全部。」

  

  我想现在,我可以给学长一个满意的答案了。

  

  

  拿起考试用的号码球,对它交付这次关卡的任务,它又发出了光芒,只是这次光芒的颜色好像有点改变。应该是全部关卡完成的讯息吧?接下来的指标应该是要带我走向出口。

  我过去昏倒的尖叫少女身边,看了一下她的状况。

  

  「喂...哈啰?琪娜、醒醒。」拍了拍她的身子,完全没有反应。

  

  照她刚才有尖叫的模样,她被言灵限制的效力应该也退得差不多了吧?

  该怎么办呢?总不能把昏过去的她就这样放在这里。

  叹了一口气,我认命的将琪娜抱起,打算带她一起回到终点,这使人忍不住回想起这位少女今天让人焦躁的一举一动。

  为什么这世界上可以有这种人,把人骂得难听不说,考白袍又搞不清楚状况,到底是哪个袍级推荐这位尖叫少女的呀?明明只是个小学妹,对前辈还这么没有礼貌。

  

  还有这小学妹醒来以后,会对其他人怎么说呢?

  

  我这个妖师使用言灵,把她给封嘴的事……

  

  

  *

  

  

  到了终点,褚冥漾将昏倒的琪娜交给医疗班,然后看见评审满意赞许的表情,因为他只花了十二小时内一半的时间,就将全部关卡完成,而且还是在保护同伴的状态下独立完成那些关卡。(虽然他根本不敢提是考到一半,不小心把琪娜的言语能力给封了,琪娜才全程无法出手。)在关卡中扶助伙伴并适时的发挥应对进退能力,获得了极为良好的评价。

  

  褚冥漾通过白袍资格,正式成为公会的一员。

  

  当然那名带给褚冥漾许多麻烦的琪娜并没有通过考试,醒来后只会得到自己被刷落的消息吧。

  

  但她怎样都不重要了,雅多正在考试会场的门口等着,而那件紫色的袍服帅气笔挺的很,褚冥漾将刚从公会成员那里领到的白袍也跟着穿上......

  

  「恭喜你,雅多。」

  

  「漾漾,你也是。」

  

  相视而笑,两人都知道等下回去就要看到伊多生气的脸了。

  

  

  *

  

  

  结果伊多最后是笑咪咪的对着我跟雅多说了:「恭喜你们。」

  

  「欸?」这是我的惊愕。

  

  「嗯。」这是雅多很习惯的回复。

  

  我忍不住看向雷多,他也对着我笑得很开心的样子,可是我以为......

  

  「大哥其实早就知道了啦,我们不可能瞒住大哥。」

  

  雅多很快解决了我的疑惑,不过这样我们当初干嘛瞒得那么辛苦?害我觉得对伊多说谎很良心不安。

  

  「如果是你心意已决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拦得住你?」伊多温和的对雅多说着。他最了解的就是雅多的固执,还有雅多不可能因为随便的理由跑去考紫袍。

  

  「虽然以后我会因这袍级变得更加辛苦,但我早已经有心理准备。」水妖精的族人,对雅多和雷多这对血之双生子实在有太多忌讳了,但雅多很乐意面对这些他考上紫袍后的挑战。

  

  祝福雅多以后不管遇到多少逆境,都能迎刃而解。我在心里默默想着。

  

  「是说漾漾你好像看起来很疲累的样子,要不要现在留在我们这里休息?」雷多突然开口问我。

  

  「可是我等下还有一些预定行程......」要去跟姊姊和然报备考上白袍的消息,还有赶快回黑馆打包准备暑假要回家的行李。

  

  「漾漾,方便留个时间让我跟你说些话吗?」

  

  「欸?可以啊。」伊多是有什么事呢?

  

  然后我就看着雅多把好奇本来也想留下来听的雷多给拖走了,总感觉伊多要跟我说的事好像很严肃。

  

  伊多带我到他们家的房间,帮我拉了张椅子让我坐下。

  

  「谢谢你,伊多要跟我说的事是什么呢?」我问。

  

  没想到伊多只是先仔细盯着我瞧一番,然后表情若有所思。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刚刚雷多提到时我才发现的,漾漾你的......白袍考试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伊多好像是要确认什么似的,向我询问。

  

  「欸?没什么啦,只是抽到的临时搭挡让我还蛮困扰的就是了。」我回想起考试关卡一切都很顺利,除了尖叫少女造成我心情很不好而已。

  

  「怎么不把打昏了拖到终点?」

  

  喂、喂、喂,原来雅多说的建议是你教的吗!?

  

  「没、没这个必要吧?对方也是要考试的人呀。」打昏了别人怎么考啊!而且公会会允许攻击考生这种事吗?

  

  「通常白袍考试的抽签会侦测考生的程度来选择搭挡,以平衡考试实力的差距,好让考生公平通过关卡。漾漾以你的实力应该会分配到一个完全拖累你的考生,所以我们一般都是把那个人打昏然后保护过关卡,反正有实力保护另一个无能力的同伴,也是团队默契打分的一种指标。」

  

  「呃......」我脑袋空白了三秒。

  

  什么──原来我一开始把她打昏了就好了吗!!!就不用搞得我自己那么累啦!!!

  

  我现在突然想哭。

  

  我没听懂雅多当初给我建议的意思。

  

  我想学长那个爆强的火星人当初也一定是打昏临时搭挡拖到终点那种的。

  

  「看来是那位搭挡为你带来影响了,我看见你情绪蒙上了阴影。」伊多接着说道。

  

  听到伊多的话,我突然想起了可能的原因……

  

  「大概是我不小心对她使用了言灵吧……没意识的那种。」

  

  如果不是我突然发火,限制住尖叫少女的语言能力,她就不用一路用害怕恐惧的心情跟我过关卡。虽然她一开始真的很烦很吵,但也只是因为喜欢学长而嫉妒我而已。

  

  老实说,我对她很愧疚。我不希望她因为我而那么不安。

  

  伊多听完沉默了一会儿。

  

  「你的力量的确变强了很多,要有自觉小心控制才行。」伊多说完后摸着我的头,力道很温柔,像是一种勉励。

  

  而我也懂他所说的。

  

  我的妖师之力经开发后已经变得比以前还要强大了,我必须有自觉来控制自己力量,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任它随便发动。然也说过,要有自己是妖师一族的认知,不能再轻易用这种力量示人,我们的一举一动全部会被放大看在眼里,妖师太常容易造成其他种族的恐惧。

  

  这次的意外,以后不能让它再发生!

  

  我下定了决心,抬头望向伊多。

  

  「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努力控制。」经由他提点出问题后,我现在已经没有那么纠结了。

  

  我的这个回复,竟然让伊多露出了安心的笑容。我突然觉得他这笑容有点像然,满是哥哥对弟弟的那种包容与宠爱。

  

  

  *

  

  

  跟伊多他们道别后,我回到了学园。千冬岁他们得到了我通过白袍考试的第一手消息,要带我去右商店街有名的吃茶店帮我办庆祝会,听说那里有出夏季限定的双淇淋水果塔,让我非常期待。

  

  但在约定的时间之前,还是先来整理一下暑假要回家的行李吧。

  

  对了,差点忘记要打电话通知姊姊。

  

  把行李箱装到一半,才想起我考完白袍的事还没跟姊姊说,要是拖延太久等我回到家她可能会把我宰了,我赶紧拨通电话。

  

  「你现在才知道要打电话回来呀?」姊姊的语气让我背后升起一股恶寒。

  

  「呃,姊姊,我通过白袍考试了。」

  

  「早就知道了。」也是啦...姊姊是巡司,我考过的事她也会第一个知道。

  「那我今天跟朋友聚餐完就回去喔。」

  

  「好,我会告诉妈。对了漾漾……」

  

  「嗯?」

  

  「暑假跟妈说你要打工,然后来出任务。」她冷冷说道。

  

  「好……」我怎么可能说不……

   

  恶魔紫袍巡司准备要把刚考上白袍的亲爱弟弟拿来物尽其用了啦......呜呜呜。

 

─END─

原发于鲜网,发LOF时转了简体。

<(_ _)>


评论
热度(15)
  1. 懶懶貓兒看萌點栩瑾 转载了此文字
© 栩瑾|Powered by LOFTER